转载还我300农民工血汗钱,谁能为百姓做主(转载)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16日

       日前, 本报收到吉林省松原市农民的来信, 反映江苏省南通大陈建设公司拖欠农民工资近千万元。 8月13日, 本报特约记者赶赴松原市进行实地调查。 ▲大陈公司管理人员中的300名农民工名单, 被拖欠了1000万血汗钱。经过多方调查, 记者采访了几名被拖欠工资的农民工。江苏省如皋市柴湾镇智荣村36组64岁的钱作国是该项目的施工人员。家里有两位老人,

分别是85岁和91岁, 需要赡养。他的妻子因为车祸躺在床上, 不能走路。公司欠他两万多工资, 他一分钱都不能回家, 只好在当地打零工挣饭钱。 53岁的同村杨兴春, 有一个89岁的妈妈, 无人照顾。由于下大雨, 房子倒塌了, 没钱建了。欠他4万元工资, 现在也在外面打工。这些只是 300 多名农民工中的两个例子。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有的孩子高考要交学费, 有的孩子等着钱回家买化肥、农药、种子……看着衣衫褴褛, 大家都心疼。
       他们恳求记者帮“老宗”把钱拿回来, 让他们回家。他们还说不敢留在松原, 怕到了晚上,

随时会有人过来打他们。为什么欠你工资却不敢要?谁是他们口中的“老爷子”?在政府团购楼宇几经挫折后, 记者找到了大陈建设集团的项目负责人宗旭国。筋疲力尽的宗旭国向记者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2010年7月初, 宗序国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吉林省柏屹房地产开发公司松原分公司的经理于某。于某称其待开发松原市政府团购楼13万多平方米, 其中地下车库25000平方米, 车库上面5栋高层, 其中有4止供货, 当时原材料欠款已达2000多万元。宗序国又经过多次催要, 于某断断续续的分三次支付了700万元, 可到宗序国手只有100万元, 余下的600万元给了钢材供应商。为了不耽误工程施工进度, 宗序国又开始四处筹钱。当4政府尚未给出答复。到处隐瞒债务, 恐吓项目资金追不回来, 工人们逼着宗旭国一次次要钱, 原材料供应商也天天“上门”。宗旭国被迫四处躲藏。
       宗旭国一再向工人们解释, 甚至对他们说:“我卖铁, 卖血我给你们钱。”然而, 拿不到工资的工人也有自己的困难。施工队多次给余某打电话进行恐吓, 并指使十几名长春社会人士, 威胁宗旭国, 逼他写一张745万元的借条。为了给农民工发工资, 宗旭国决定把工地上的机械设备和原材料全部卖掉。没想到, 这辆车装上后, 就被数十人和车辆挡住了。 8月9日晚,

宗旭国来到工地, 发现工地院子里停着6辆不明车辆, 20多名社会人身上刺着龙虎, 手持砍刀和铁棒。据称, 其中之一是余的女婿。眼看无法出售, 100多名农民工聚集在市政府和建设局上访。经过政府多次协调, 农民工拿到了210万元的工资, 但这只是农民工工资的一小部分。上访期间, 有社会人员不断威胁信访办外的农民工, 说:“你再要钱, 我就给你腿打折, 让你回不了家。
       ”一些农民工怕人身伤害, 只好去其他工地打工。原料供应商也施压, 甚至威胁要在10天内两次殴打宗旭国的妻子。开发商开发翻脸不认 情况越来越糟, 宗旭国告诉记者作者:余某继续在无资质、无工程技术人员、无管理人员的情况下进行野蛮施工, 强行霸占其办公场所、农民工生活场所等后勤设施, 强行使用施工机械设备。建筑原材料, 价值超过765万元, 并指使一些社会人员看守原材料和机械设备。宗旭国再次尝试与余沟通谈判, 得到的答复是:“我现在不欠老宗一分钱。”平米, 一共拨了2900万元, 盖楼一平米多少钱, 我的钱哪来的?”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透露, 余某在吉林省农安县, 整个街区都是房地产开发, 还欠那些商户数千万;松原市一栋两万多平方米的楼房还未交房,

就成了名副其实的“烂尾楼”。记者采访时, 老总和他的几位经理总是转头看东西。采访结束后, 他身边的工作人员说, 我的门随时都有危险。向政府求助, 期待法律正义

Copyright © 2008-2022 得力有限公司 del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badboyzstudiozee.com)